吐吐槽,发发牢骚,开开脑洞。最开始的故事,有个叫いぬ的中二骚年,中二且幸福着。(*・∀-)☆

【青黄】分别之后,开始之前

警告要写在前面...

文笔很烂...情节混乱...脑洞大奈何产不出...

越往后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QAQ

大家随便看看就好...QWQ

牛郎paro设定!!!正片开始前的故事....

(主角都没正式出场算什么故事!!!!)

“黄濑你今天的状态不好啊。”

这是笠松前辈收工的时候对他说的话。

招牌式的闪亮笑容,活泼开朗又会撒娇,这些不管对于哪种客人都是绝对的必杀,当然本日的营业额也是完美的没话说。在别人的眼里这就是黄濑身为NO.1的日常,也是Club Kaijo里又一个平凡的日子。

所以当前辈对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他一如往常对着前辈傻笑了起来

“哪有啦~~前辈你在胡说什么啊~~~”

“把你那种恶心的笑容收起来,让客人看见了不好!”

“好~~~”

 

撑着伞走在收工回家的路上,黄濑叹了口气

“不愧是前辈,什么都瞒不过他......”

没错,黄濑今天的状态确实不好。虽然没不好到影响他开工的质量,却也是够让他在一个人的时候好好心塞一阵了。

他最近确实是听说了,隔壁街上的店总是过来抢生意。但对于拥有稳定客流量的Kaijo,这根本不构成什么威胁,所以黄濑也根本没往心里去。

也就是因为这样,才会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乱了阵脚,没了方寸。

 

夜晚的红灯区充满了机遇和吸引力,数不清有多少人在这里寻欢买醉,也数不清有多少人为构建这座夜之城贡献青春。

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黄濑的工作就是挖掘客人的故事和献上自己的故事,不过在这交换故事的过程中让客人们多开两瓶酒才是最重要的。

黄濑喜欢和客人聊天,他那张嘴也足够能说会道,所以才能在Club里坐稳NO.1的位置。非要说缺点吧,他这个人稍微有点KY,撒起娇来像小孩子,也只有笠松才能用“爱的教育”让他有所收敛。但对于年纪大点的客人,这又成了他的优势。随便撒撒娇就又是一瓶路易,真是轻松愉快。

黄濑在这片街区混的如鱼得水,平常也总是笑脸迎人,换了是街上的谁都羡慕。

但大家又都无法想象,这样的黄濑会在收工回到自己的公寓以后默默点燃香烟,坐在窗边对着那片灯红酒绿静静的发呆……

 

其实对于黄濑而言,牛郎这份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意义。确实挺喜欢但又说不上热爱,看起来挺轻松实际却有相当麻烦,所以总会在一个人的时候不断地问自己“为什么还继续着这份工作?”然后,问题的答案在再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突然清晰了起来。

“我是为了那个人才留在这个世界的。”

本想接着下雨的日子测试一下自己的搭客技能,也是想在Club的各位同事面前挣点面子。下雨天不带伞,以借伞之名和新看中的客人搭讪,俗称“落汤鸡”,在牛郎界也算得上是超高难度技能之一了。虽然以往的成功率也只有80%,但也是足够让黄濑对自己充满信心了,却没想到自己看中的客人就在自己准备下手的时候让人劫了胡。心里真是有一万个惊讶和不爽。

“还有人敢在这截我的胡!还真挺有本事的!!”

这种气势在看清了对方是谁之后荡然无存,那个人的名字在喉咙口哽住了许久却还是没叫出来。黄濑清楚地看到那个人笑了,对着他带着轻蔑的笑了。那一瞬间,黄濑觉得自己精心营造的笑容碎了,还是碎了一地的那种碎法,连拼都拼不起来。他半张着嘴,在夜里的红灯区默默淋着雨,看那个人和客人慢慢走远。他觉得自己像个可笑的小丑,这种挫败感也真是好久没有过了。虽然几分钟后他还是凭着这种可怜的小狗的样子钓到了新客人,然后正常开始了一天的营业,但他的魂还是随着那个人走远了。

一根烟抽完了,他把烟屁股按灭在了手边烟灰缸里,头轻轻靠在玻璃上自言自语的念着那句被梗住的话……

“好久不见啊,小青峰……”

“对啊,我是为了和他并肩而行才留下的。因为目标太遥远,自己都忘记了呢…”

黄濑自嘲的说着,又将目光投向了窗外。那片喧嚣繁华在太阳的升起中归于平静,上班族们的日常即将开始,也是自己该休息的时候了。

认命的从落地窗边起身,敲了敲有些麻木的腿,走向了自己的卧室。把脸埋在枕头里,意识逐渐远去,梦境中似乎又回到了与小青峰分别的那天。

“自分别那日算起,这也该是第三个年头了,我果然还是放不啊~“

“那天没能拉住他,这一次就努力拉住他吧。”

因为这次意外的重逢再次确认了自己心意的黄濑这样想着,进入了梦乡。

“分别后的第三年,我仍然憧憬着你呢……小青峰。”
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いぬ,幸せ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